【案情回顾】轰动全国凶残女巫莫娜杀议员分,连婴儿也不放过?!!修炼黑巫术的她还杀害了谁?!!

0
8854
即将于明日上映的恐怖片《dukun》,到底真实事件是如何?一起来回顾大马轰动全国的女巫莫娜Mona Fandey有多凶残!

事件发生于1993年至1995年期间,霸占大马报章显著版位的人物不是高官显要,而是一名浓妆艳抹上法庭的女巫。曾当过歌手的莫娜联同丈夫干下国内犯罪史上最残忍的杀人碎尸事件,把被害的州议员马兹兰砍头和剁成18截。

输入PROMO CODE : BPM享有5%折扣
【👉🏻点此购票 OneRepublic 4/25来到STADIUM MERDEKA约你见面!👉🏻点此购票】

这起巫师杀人案件的诡秘、邪恶和残酷轰动,也激起人们对邪教巫术的强烈义愤。莫娜是国内碎尸案凶手当中的“经典人物”,她上庭时爱出风头,风骚做秀,成为媒体疯狂追逐的腐肉,但是,这个恶魔至死不曾为自己的罪行忏悔。

更教人不解的是,曾在美国接受高等教育、并当上人民代议士的马兹兰,却迷信巫术能让他升官发财。他在女巫面前闭上眼睛,期待天上掉下无数金钱,却惨遭砍下头颅抢光财物。无数的历史教训和文明教育,似乎无法改变人类的贪念与无知。

1993年7月18日和7月19日,警方分别接到针对同一人失踪的2项投报,失踪者是当年49岁的彭亨州峇都达南区州议员拿督莫哈末马兹兰。政治人物失踪,举国关注,甚至有人猜测内有重大阴谋,没有人料到这是我国犯罪史上最可怕的连环碎尸案。

身为巫统劳勿区部署理主席的马兹兰在党内失势,他一心想要东山再起升官发财,他竟然选择利用巫术。

1992年11月,马兹兰认识了巫师夫妇诺阿芬迪和莫娜,他透露自己的政治野心,屡次请求巫师为他对付政敌。阿芬迪夫妇打蛇随棍上,自称拥有前印尼总统苏卡诺的3件“宝物”:拐杖、宋谷和一张护身符,有了宝物就能刀枪不入、无往不利。

输入PROMO CODE : BPM享有5%折扣
【👉🏻点此购票 OneRepublic 4/25来到STADIUM MERDEKA约你见面!👉🏻点此购票】

奉上31万巨款要求作法

为了要得到宝物,马兹兰提出31万令吉的巨款,还准备奉送9份地契,求莫娜夫妇为他作法。 1993年的7月2日,马兹兰和莫娜夫妇来到劳勿45公里乌鲁冬一间没有门牌的屋子,这是马兹兰兴建中的新屋。

“作法”现场已准备妥当,挖掘了一个大洞,已磨利的巴冷刀和斧头也藏在容易拿到手的地方。莫娜夫妇指示马兹兰脱剩内裤和包裹毛巾,躺下来冲花浴。

“拿督,躺下来吧,你会听到神奇的声音,接着会有很多钱掉下来……”马兹兰闭上眼睛,放松身体,正等待钱从天上掉下来,想像着今天花的钱将有10倍回酬。巫师夫妇的义子朱莱迪躲在暗处,突然跳出来挥斧连砍3下,砍断了马兹兰的颈项。

清理现场后,莫娜夫妇驾着马兹兰的马赛地房车直赴吉隆坡,开始疯狂购物。从7月3日至20日这段期间,他们共花费约19万令吉购买一辆马赛地轿车、一台手机、珠宝、家具、电器及用在莫娜的整容,并将马兹兰送上的地契交给律师申请转名。

警方接获马兹兰连人带车失踪的投报,报章也刊登此事,警方随即接到一名男子的投报,指他向一对夫妇购买了这辆车牌CAA1515的马赛地。经过明察暗访,警方逮捕阿芬迪3人,并到凶案现场一片新铺的水泥底下6呎深处发现碎尸。

尸体被剁成18截,连睪丸都不见了。警方也找到一把斧头和两把巴冷刀,还有黑巫术用的祭品、木偶、长针、酸柑、栳叶和代表3个宗教的神像,以及马兹兰德的点38左轮手枪及4枚子弹。

莫娜自信不会死

2001年3凶手上绞台

莫娜原本是个普通人,是个歌星,曾出过一张专辑。她也曾3度离异,生下了5个儿女。结识了当巫师的第四任丈夫诺阿芬迪后,两人一拍即合,莫娜随即沉迷于修炼黑巫术。

黑巫术界盛传,当巫师夺去9人的性命后,就可以获得更高层的黑巫术,是黑巫术界的最高境界。莫娜和丈夫阿芬迪为了修炼这种黑巫术,打算生剥9个人的性命,其中一个就是马兹兰。
一连串无头公案揭发

马兹兰命案被侦破后,一连串的无头公案也在3名犯人的引领下被揭发了出来。

1993年7月30日,警方在甘马挽的两个甘榜分别挖掘出3具尸体,包括一名婴儿,过后证实是当年26岁的陈金安、25岁妻子廖宝宝和年仅5个月大的儿子陈保榴,他们来自巴生。

1993年8月6日,警方在另外一个埋尸现场找到3块人类碎肉、神像和神油等。警方怀疑死者与1991年在巴生直落渔村发现的无头尸是同一人。

警方当时也在寻找另外6名失踪女子,这些人曾跟女巫莫娜和诺阿芬迪有接触。可是,这些命案全破不了。

输入PROMO CODE : BPM享有5%折扣
【👉🏻点此购票 OneRepublic 4/25来到STADIUM MERDEKA约你见面!👉🏻点此购票】

盛装出庭笑对镜头

莫娜夫妇和义子朱莱迪在谋杀马兹兰的罪名下被控,1995年2月5日被高庭宣判死刑。 3人向上诉庭和联邦法院上诉遭驳回,最后向苏丹申请宽赦也同样没有希望。

这段期间,莫娜常张着一张大嘴巴笑对镜头,还盛装出庭,浓妆艳抹。上诉审讯后期,她自知距离绞台越来越近,开始无心装扮,加上狱中生活不好过,莫娜变瘦也变得苍老,但她每次出庭,仍往脸庞抹上厚厚的粉底掩饰皱纹。

2001年11月2日,在还差一分钟就到清晨6点的加影监狱,当年45岁的莫娜芬迪、44岁的诺阿芬迪和31岁的朱莱米被送上绞台。

分尸地点长满野草
莫娜未死传言随着湮灭

黑巫术界盛传,当巫师夺去9人的性命后,就可以获得更高深的黑巫术,是黑巫术界的最高境界。莫娜与丈夫阿芬迪涉及至少9条人命的碎尸案,而莫娜正法前的遗言是“我不会死”,令一些迷信的人相信两人已修成最高巫术,至今仍藏在某处。

狱卒把莫娜的遗言传出后,有关莫娜未死的流言一直没有平息。

有人猜测莫娜可能躲在马兹兰被碎尸的空屋,但案发14年后,现场早已被野草给淹没及破坏,再也找不到房屋踪影。

找不到房屋踪影

只有熟悉早年事迹的村民知道这里曾发生恐怖的血案,外人根本看不出这片草地有何特别。记者在村民带领下来到这里,曾尝试拨开野草深入现场,但不成功,由于草丛暗藏蛇蚁,众人最终只能稍作停留就离开。

村民表示,这里杳无人迹,也没人听说过莫娜“回来”的谣言。

勿贪图名利迷信巫术

巫术起源于人们对大自然的敬畏,却随着时代变迁与人心变异,它成为牟财逐利的工具。人们企图借着巫术不劳而获,直到现在仍有人相信黄铜可炼成黄金。

莫娜若真有神奇力量,她大可享受人生,实际上她只是一个爱慕虚荣的普通人,只能借着巫术之名诈骗钱财,甚至为了抢夺受害者的钱财和名车,不惜杀鹅取卵,拿着染血的金钱去购物,由此可见,莫娜是如此短视与愚蠢,却偏偏有人为她奉上金钱,甚至牺牲了生命。

子曰:“敬鬼神而远之”,我们应当尊崇宗教信仰教导人们追求真善美,而不能妄图鬼神会凭空送上名利。所有正信宗教都讲求耕耘才能带来收获,只有邪端异教鼓吹迷信,以名利为饵蛊惑人心。

披上神圣外衣的骗徒会换上日新月异的面具,防不胜防,传媒不断揭穿无数神棍骗徒的假面具,却仍有无数迷信愚民前仆后继,这个现象是值得深思的。

从根源来看问题,一些家长向孩子说“你不听话,恶鬼会来捉你”之类的谎话,或是向鬼神求取真字,会在下一代的幼小心灵形成潜移默化的迷思。若要杜绝神棍,与其为了对付他们而疲于奔命,更重要的是让民众接受正确的信仰观念,并且从家庭教育开始。

[youtube_embed src=”https://youtu.be/9twdtulkl-M”/]

输入PROMO CODE : BPM享有5%折扣
【👉🏻点此购票 OneRepublic 4/25来到STADIUM MERDEKA约你见面!👉🏻点此购票】

文字来源:光明日报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