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感觉对了,我的东西不怎么实用。”Clark Bardsley用家具来给你黑色幽默!

0
626

在千变万化的设计界,每天关于椅子的创意层出不穷。

一把好的椅子,首先就要坐得舒服,符合人体工学设计。其次,要有好看的外观,具有观赏性。

偏偏就有人不这么做,设计了一款又不实用又不好看的椅子。

一把不能坐的椅子,却获最佳设计奖

这把椅子叫「Arm」,出自 Clark Bardsley Design。乍看一眼,没有坐垫,怎么坐?

但看到官方的效果图之后,大家惊呆了。

一把不能坐的椅子,却获最佳设计奖

其实它还真不能算一把椅子,真的是名副其实地叫「Arm」——扶手。只有扶手,没有座椅,整体就是一个椅子的外型线条。

它的作用,是配合任意的椅子或能坐的地方使用,使其创作为全新的椅子。只有扶手,没有座椅,整体就是一个椅子的外型线条。一把不能坐的椅子,却获最佳设计奖

什么板凳、办公椅、马桶、餐椅都能和它组合成新花样。

这个名为「扶手」的椅子,还获得了 2016 年新西兰设计师协会的最佳设计铜奖。

一把不能坐的椅子,却获最佳设计奖

设计师的点子,就是这么分分钟颠覆你的想象。

曾在去年年底的一段采访中,「扶手椅」的设计师 Clark Bardsley,还反问记者,觉得这个「扶手椅子」怎么样?结果对方很委婉地表示,这可能是个超前的概念,理解不了,但它确实带来很多话题性和乐趣。

「我就是想表达这个。」Clark Bardsley 笑着说。

他的设计出发点,和你猜想的一点也没错,就是想来搞笑的。只能看,不能摸,就是 Clark Bardsley 的设计定位。但他也有自己的一番说辞,他想用这个方式,来加强大家彼此之间的联系。

当你看到他的作品时,微微嘴角笑一下,或者拍下来分享给朋友时,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一把不能坐的椅子,却获最佳设计奖

Clark Bardsley 是一个新西兰人,从小就爱自我放飞脑洞大。连一个简单的童话故事,他都能自动脑补出各种结局奇怪的版本。

一把不能坐的椅子,却获最佳设计奖

做过工业设计,也设计过一些浴室用品,从他还在打工的时候,就已经赢得了不少设计奖。之后他还和妻子一起去了伦敦,为多家概念型家具工作做设计。五年后又和妻子一起回到新西兰,做起了自己独立创作。

一把不能坐的椅子,却获最佳设计奖

在自己小小的工作室,他开始接一些国内外的家具设计订单。由于他的家具都是自己亲手做的,开始了从早忙到晚的生活。等等,一个不实用的东西,有那么多人买账?欣赏他的人都会发现,Clark Bardsley 的东西,总会让人感觉像空气的律动。

比如,这个像鲱鱼一样有锯齿,不用打钉安装的自由组合柜子。

一把不能坐的椅子,却获最佳设计奖一把不能坐的椅子,却获最佳设计奖

看上去有点敦实笨重的儿童家具。

一把不能坐的椅子,却获最佳设计奖一把不能坐的椅子,却获最佳设计奖

像云朵一样连起来的装饰灯。

一把不能坐的椅子,却获最佳设计奖一把不能坐的椅子,却获最佳设计奖

这么细细欣赏下来,Clark Bardsley 就像是一个还未被理解的前卫设计师。这样不同形状和表达方式的线条流动,就像是声波,完美地融合到了家具里,让你看得见。

 

你又会不会欣赏这样的艺术呢?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