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价不断喊涨花费涨达18%】 明年开学家长负担大增!

0
1833

(吉隆坡28日讯)又是钱不够用!本就令家长喘不过气的开学支出,明年新学年与今年初比较,大约调涨介于11%至18%,视个别家庭情况而定。

学校开课在即,开学季的开销再次成为每个家庭重中之重;《中国报》综合幼儿园、华小、国中和独中学生的开销分析显示,1名来自普通家庭的新生,明年新学年预计需1000至2000令吉,才能展开校园生活。

入学开支包括开学必需品、交通费、补习费及学杂费等,如今国内经济低迷,人民都在勒紧腰带过日子,想方设法节省用钱,但隐形的教育支出是不可避免的沉重负担。

《中国报》去年报导,华小生今年的入学开销介于900令吉左右,独中生则约1500至1700令吉之间。

最新的调查显示,明年的入学开销更是有增无减,华小新生估计需花费1012令吉、国中生是1155令吉、独中生则需1985令吉,涨幅介于11%至18%。

新生入学基本装备如学校服饰、书包、文具和水壶等,缺一不可,有关价格在去年因政府落实消费税政策,加上令吉贬值而大幅度调涨;今年令吉持续贬值,物价更是惊人,令家长百上加斤。

学杂费未调涨

本报探悉,中小学明年的学杂费并未有明显调涨,开学用品及交通费涨10%至30%,才导致入学开销较去年高。

在购买中等质量的开学用品,如校服、文具和书包等方面,华小生估计需花费约500令吉、独中生需525令吉;加上交通费、补习费和学杂费,每个孩子的基本开学开销,估计高达1000至2000令吉。

另外,由于政府幼儿园不足,名额有限,很多家长被迫支付高昂费用,送孩子到私人幼儿园就读,一年学费普遍介于5000至9000令吉,仅是入学开销,就至少1400令吉。

总括而言,若一个小康家庭育有2名预备入学的孩子,父母在新学年必须支付至少2500令吉,以应付教育开销。

这个数目或许是家长的一个月薪金或生活费,难怪坊间有“开学日等于破产日”的说法。

洪细弟:令吉续贬影响
校服涨价20%

大马时装批发进出口公会主席拿督洪细弟预计,随着令吉持续贬值,学校服饰价格已至少上涨20%。

他说,市场调涨校服价格是无可奈何之举,因为校服的利润不高,仅介于5-10%,所以售价深受令吉汇率所影响。

“校服和布匹皆进口自中国,当商家所赚取的利润,无法与令吉贬值成正比时,自然必须调涨价格。”

他解释,校服是人人皆可制造兼不过时的服装,所以被归类为利润偏低的“大门货”,一旦令吉贬值,商家则无法吸纳额外成本,只好选择起价,将增加的成本转移至消费者身上。

“我相信除了学校服饰外,其他开学用品也会因令吉贬值而涨价,因此受薪家庭将面对沉重的经济压力。”

王仕发:华小开学费用没调涨

全国校长职工会总会长王仕发指出,华小的开学费用没调涨,他以其掌校的崇文华小为例,新生的必需品费用维持在50令吉左右。

他说,自2010年起,学生须缴交的24令吉50仙杂费已取消,该校学生只需缴付“必需品费用”,如校徽、运动衣、成绩册及名字牌等,以及另外购买作业本。

“才艺班和电脑班则是按照个别收费,只有欲报名参加的学生,才需缴费;学生一般有学习电脑班。”

另外,王仕发说,家协也有推出清贫学生助学计划,为经济困难的学生提供全免或半免学校费用,甚至赠送学校服饰,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

如今国内经济低迷,他促请家长能省则省,孩子的学校服饰无需年年换新。

贸消部关注严惩违规商家

国内贸易、合作社及消费部也留意到学校用品价格上涨的情况,并扬言将援引2011年价格管制及反暴利法令,对付违规商家。

通货膨胀是全民课题,早前马来媒体报导,市场上的学校用品价格飙升,涨幅达30%之高,令家长叫苦连天,纷纷投诉。

贸消部执法组主任莫哈末罗斯兰日前对“马新社”指出,部门已在商店及超市巡视开学用品,发现价格的确有所调涨,尤其是学校服饰。

他说,部门将调查涨价原因。

“若官员发现商家在开学期间乘机牟取暴利,我们将援引2011年价格管制及反暴利法令对付他们。”

郑东星:业者薄利多销
文具持续涨价

大马文具书业联合会名誉总会长拿督郑东星指出,与去年同期相比,文具因令吉贬值的影响,普遍上涨10%至15%,更让人担忧的是,明年的文具价格将持续上扬。

他强调,虽然文具涨价,但商家并未因此获得额外利润,涨幅皆因令吉汇率下跌所引起。

“文具业薄利多销,文具多是进口至外国,以中国居多,因为汇率问题导致成本涨,商家只好贵来贵卖,这是没办法的事。”

他说,国内经济不景气,文具业竞争激烈,因此商家绝对不敢贸然起价,只有在无法吸纳成本下,才被迫这么做。

同时,郑东星赞扬政府给予大学生250令吉转账卡,以购买文具的措施,认为此举可减轻家长的经济负担。

学巴车资涨幅不一

大马学生车公会联合会总会长阿马里指出,学巴的营运开销因令吉贬值而增加约30%,因此学巴酝酿起价,惟涨幅不一。

他说,学巴收费是视个别司机或公司各自做出调整,公会或政府皆无权管制,因此他无法预计有关涨幅。

“以我公司为例,我会以公司账目做涨幅标准,如果公司赚钱就不调涨车费,如果公司亏损就会涨车费,但会依据增加的营运成本涨价,不会胡乱涨价。”

他说,令吉贬值导致外国进口的汽车零件价格高涨,再加上6%消费税,令业者百上加斤。

阿马里称,学巴收费基于各种因素,如载送范围、上课时间等而有所不同;目前同地区的车费介于80令吉至250令吉之间。

20161229mb30b-noresize

 

 

 

资料来源:中国报

本文图片均摘自网络。如有冒犯,请联络本站作删除处理。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