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的崩溃,是从失去“难过自由”开始」最大的痛苦不是委屈, 而是每一次的委屈,都不没勇气说出来…

0
33

“你有没有在公共场合哭过?”

餐厅经常有对情侣来吃饭,选在周五晚上。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过他们,直到昨天,男生来了。他一个人坐在靠角落的地方,点了女生爱吃的蛋糕。慢慢切,慢慢切,吞下小块,然后泪珠成串地往下滴。

想起那句话:


“不要嘲笑当众落泪的成年人,因为他真的忍不住了。”

现在的人别说不敢哭,甚至都不敢暴露一点脆弱。前脚刚在医院给妈妈交完手术费,后一秒又在公司加班啃面包;公交没赶上打车又被堵,迟到3分钟被领导取消绩效;和喜欢的人分完手,不敢告诉任何人,还得继续做晚饭;

其实我想说的是,你可以给自己一点「崩溃自由」。
你可以哭的,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从心理学角度来看,我们的内心都有一个防御系统。不开心的时候,它会推卸责任,给你一个更积极的观点。失恋和失业这种大型暴击,会给你带来非常难受的体验。

但一些琐碎小事,却没办法触发你心底的防御机制。比如摔了一觉,钱包被偷,手划破了,它们只会越积累越多。长久下来你很难获得安慰和平衡,比遇到了特别坏的事还难。

小事的累积,一个个挫败的瞬间,都会压在心头。或许正刷着牙,独自吃着饭,突然一阵鼻酸。好在哭过之后,我们又可以挺上很久。


根据费斯汀格法则,生活的90%由你对事情的反应决定。每个人是自己人生的导演,不认输的人,早晚会主宰生活。成年人不怕崩溃,比的是谁能自愈

大张伟表演过一个歌舞剧叫《世界上最幸福的病》。他扮演一个“笑脸症”的病人:无论是被老板骂、被同事嘲笑、还是遭遇了什么痛苦,都是一副笑着的样子。

很多人是笑着看的,到最后却看哭了。里面那个嘴角上扬的角色,多像自己。

生活的不容易在于,需要坚强的时刻太多了。半夜发烧,一个人跑去诊所打点滴,不敢睡着;下班准备去赴约,得知加班的消息,积极回复:收到;文档写到一半电脑死机,要努力安慰自己:没事,重来。

以前渴望光鲜亮丽,现在只拼谁的情绪能一直稳定。 为此我们变得冷静,却也被夺走了情感的需要。

身为成年人,最大的痛苦不是委屈; 而是你每一次的委屈,都不敢理直气壮说出来

“生活是暴击的循环,没有一种生活不存在暴击。

 这种暴击不一定多大,更多是无数个小小的失望。

扛不住了,就别太勉强自己了。


心理研究证明:想要减少悲伤,你得多释放一点消极情绪。不管是摔了一跤,膝盖破了,还是没挤上地铁迟到了。 只要你感到难过,想哭就哭好了。
成年人已经撑得够多了,可以找机会给情绪一点自由。

就像《melo体质》里的那句台词:

装在心里的眼泪会让人生病;
流出来的眼泪,很快就会蒸发,成为这世上不存在的东西。”
适当放过自己,就不会活得那么累。​​​​


资料取自网络:微博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或者经过加工修改的文章。
如有侵权文章或者侵权的词语、语句,请立即联系我们,我们将会第一时间删除。谢谢

广告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